字体大小 + -护眼 关灯

第四章

发布时间: 2018-10-01 22:51:12

下午的时候上专业英语课,机房里虽然有空调,可是仍旧显得闷热。教英文的老师讲得人几乎要昏昏入睡,周小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课本,却在回忆上课前手机收到的那封邮件,是萧思致发来的照片。大约有十几张,有几个人她曾经见过,大部分人她都并不认识,那封邮件上方有小小的倒计时器,一共只有90秒,周小萌死记硬背,努力把所有人的面部特征记下来,她的机械记忆能力特别好。解剖课上那么复杂的神经图片,全班的女生都背得欲哭无泪,只有她可以轻松的拿高分。

倒计时为零,邮件瞬间消失,仿佛酒精蒸发在空气里,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。她忍不住给萧思致发了条短信,说希望问问他关于实习的事。

萧思致很快回复说下课后到二教的306教室,他在那里等她。

二教是老楼,自从在东区建了五教和六教之后,二教排的课就少了许多,而且大部分专业下午都只有两节课,二教里更显得冷清,只有考研的学生,零零星星在这里上自习。306是个特别小的教室。萧思致在黑板上写了“开会”两个字,一个人拿着台笔记本电脑在那里等她。

周小萌拿着书包进来,不声不响坐在他身后一排,摊开课本开始划重点,她的声音很轻,却因为前后排的原因,正好可以传到他耳中:“我想要几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窃听器,黑市上买得到的那种就行。”

萧思致不动声色:“太冒险了,能进出周家的人很少,他很容易怀疑到你身上。而且这样的器材,我没办法替你申请。”

“我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,他连讲电话都避着我。”

“那就不要冒险。”萧思致说:“你不要急,一急就很容易出问题,你又不是专门干这个的,很容易出事。我们会想办法派人到他身边去,你到时候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

“你们打算派什么人去?”周小萌问:“我可以知道吗?”

萧思致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。”

周小萌怔了一下,说:“你?”

“我们两个谈恋爱,然后你带我回去见你哥哥就行了,后面的事,你不用管。”

周小萌攥着书页的手指在微微发抖,右手中的笔已经被她捏得紧紧的,捏得食指抵着笔杆,生疼生疼。萧思致半晌听不到她回话,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,只觉得她脸色苍白的异样,不由得生了几分歉意:“对不起,这个计划没有事先向你说明。不过老板他们觉得,这是最保险的方式,即使万一将来我出了事,也不会牵涉到你。你顶多是蒙在鼓里被我所骗,交待得过去。”

“我哥哥……”周小萌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:“他……他觉得我还小……不许我在大学里谈恋爱。”

萧思致怔了一下,说:“他会很生气?”

周小萌低垂着脑袋,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不能想想办法吗?”

周小萌沉默不语,萧思致说:“好吧,我们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又沉默了片刻,周小萌说:“我得走了,今天我哥哥带女朋友回家吃饭,让我早点回去。”

“他女朋友?”

“我以前没听他提过,不知道是谁。”

萧思致说:“没关系,你见过之后把名字告诉我,回头查清楚之后,我可以把资料告诉你。”

“我哥哥不会随便交女朋友,他一定早就叫人查过了。”

萧思致眯起眼睛笑了笑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咱们先把情况弄清楚再说。”

周小萌回到家的时候,周衍照还没有回来,佣人拿了菜单来给她看,一脸犯难的样子:“小姐,晚上招待客人,到底做什么菜呢?”

自从周衍照开除第四任管家之后,家里有些琐碎小事就由周小萌决定了,毕竟一大家子人,没人管总不行。周小萌说:“我也不知道客人有什么忌口,哥哥没说吗?”

“十少爷没有说。”

周衍照的性子,哪里懂照顾别人。周小萌估计他也不会有任何交待,只好选了最中规中矩的粤菜,清淡爽口。

时间来不及,有些复杂的菜没法做了,好在厨房应付各种状况都习惯了,永远存着一大罐老火靓汤,是猪骨和土鸡吊出来的上汤,醇厚鲜美,用来烹炒许多菜肴都合适。

天黑之后,周衍照的车回来了。周小萌特意站在台阶下,她琢磨不透周衍照的意思,只好表现的像个最称职的妹妹。难为周衍照还风度了一把,自己先下车之后又扶住车门。

“谢谢!”

倒是一把甜蜜的好嗓子,门廊下悬着一盏灯,照着笑盈盈一张脸,一抬头看见周小萌,又是嫣然一笑。

周衍照这时候才看见周小萌,泰然自若的向两人介绍:“我妹妹,周小萌。这是孙凌希。”

孙凌希挺大方的说:“小萌你好。”

“孙姐姐好。”

“不用这么客气,跟你哥哥一样,叫我凌希就可以了。”

周小萌陪孙凌希在客厅里坐,周衍照上楼去换衣服,周小萌本来不怎么会跟陌生人打交道,但孙凌希比她大不了两岁,却是挺活泼开朗一个人,反倒将周小萌敷衍的极好,一会儿问她学什么专业,又跟她讲起来,自己在大学时的事,聊了一会儿,周衍照就下来了,问:“爸爸呢,可以吃饭了吗?”

周小萌站起来:“我去请爸爸出来。”

说是请,其实是去周彬礼房间里,把周彬礼的轮椅推出来。周彬礼今天的精神不太好,早上闹过那么一阵之后,现在恹恹地,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台。周小萌怕他吃饭的时候又闹起来,所以蹲在他轮椅前边,温言细语的告诉他:“爸爸,哥哥今天带了女朋友回来,待会儿吃饭之前,您千万记得跟人家打招呼。”

周彬礼看了她一眼,问:“你妈呢?”

周小萌心里一酸,说:“爸爸,我推您出去吧,吃完饭,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周彬礼“哦”了一声,脸色好看了许多,周小萌跟护工一起,把周彬礼的轮椅推出来,孙凌希看到他们就站起来,很礼貌的弯腰鞠躬:“伯父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周彬礼笑得像个孩子:“你很漂亮!”

“谢谢伯父。”

显然孙凌希早就知道周彬礼的状况,所以应答得非常从容得体,周彬礼却看了她半晌,突然说:“你很像一个人,你姓什么?”

这时候周衍照才开腔:“爸爸,她是孙凌希,我的女朋友。”

“哦……”周彬礼有些吃力的转过头,看了看周衍照:“好……好……”

晚饭吃的很沉默,周衍照不怎么说话,周小萌自然更不多话,而孙凌希毕竟是客人,所以也并不多话,只听见护理喂老人喝汤,他咂嘴的声音。吃完饭等厨房送上水果,周衍照就说:“爸爸,您一定累了,先回房休息吧。”

周彬礼嘀咕:“偏偏你阿姨不在家……镯子呢?”

周家家传有一对龙凤镯,贵倒不怎么贵重,难得是据说传了有七八代人,一直送作儿媳妇当见面礼,周衍照不动声色,说:“阿姨早就把镯子给我了,爸,你放心吧,回头我就给凌希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周彬礼不停的点头,被护理推回房间去了。

孙凌希毕竟是第一次到周家来,不便逗留得太晚,再略坐了坐就起身告辞。周衍照亲自去送她,周小萌这才松了口气,奔到老人房间去,低声告诉护理:“给他吃颗安眠药吧。”

老人睡眠不好,常年依赖药物,周小萌只怕周彬礼闹起来,所以等孙凌希一走,就去找护理。果然周彬礼一看到是她,就问:“小萌,饭都吃完了,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?”

“妈妈打过电话,就回来了。”周小萌哄着他,接过护理递过来的药丸和温开水:“爸爸,先把药吃了,再过半小时,妈妈就回来了。”

老人吃完了药,过了会儿又开始问,周小萌东扯西拉,又打开电视机给他看。只是看着看着,周彬礼又会想起来问,断断续续问了七八遍“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……”一遍比一遍生气,周小萌又哄又骗,最后老人快要发脾气了,安眠药的药效终于发挥了,老人垂着头睡过去了,周小萌帮忙护理一起,把老人从轮椅抬到床上,然后替他盖上被子。

周小萌怕吵醒老人,轻手轻脚的慢慢从床边往后退,退了两三步才转身,却看到周衍照就站在房门口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周小萌从他旁边走过去,顺手替老人关上房门,然后打算上楼去,刚踏上台阶,忽然听到周衍照说:“怎么?心里有愧?”

周小萌低着头往楼上走,下一秒钟,他却几步追上来,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推到墙上:“我跟你说话呢!”

周小萌冷冷的说:“我心里没有愧,我妈比他还不如呢,你爸爸起码还能吃饭还能说话,还知道你是谁……我妈妈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”

“呵,你这是怪我下手太狠了?”周衍照捏住她的下巴:“我这两年对你太好了是不是?好到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?”

“你不如对着我的头也开一枪,让我到医院陪着我妈去!”

周衍照轻轻笑了笑:“别做梦了,你哪儿也不能去,就只能在这儿。天天看着我爸爸这样子,想想你妈干的那些事……你妈妈一定很后悔吧……她不知道她亲亲的小女儿没听她的话,竟然没上飞机,跑回来了。你说当年你要真跑到加拿大去了,我得费多大的劲儿,才能把你弄回来,慢慢折磨啊。”